新闻稿

艾伯维产品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在华获批用于治疗6岁及以上的中重度活动性儿童克罗恩病

 

−     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已获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用于治疗6岁及以上的中重度活动性儿童克罗恩病(ped CD),成为目前唯一在中国大陆获批的、可全程通过预填充式注射装置皮下注射治疗该疾病的生物制剂,为患者提供了一个灵活便捷的治疗选择。

−     克罗恩病是一种累及肠道全层的、迁延不愈的慢性炎症性疾病。对于儿童患者而言,由于慢性腹泻、食欲减退及慢性消耗导致的营养障碍会严重影响其正常生长和青春期发育,表现为严重的发育迟缓,给患儿及其家庭带来重大的治疗、经济和心理负担。

−      儿童克罗恩病(ped CD)适应症是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继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银屑病、成人克罗恩病、葡萄膜炎、多关节型幼年特发性关节炎、儿童斑块状银屑病之后,在华获批的第八个适应症,也是第三个儿童适应症。

 

近日,全球生物制药公司艾伯维(AbbVie)宣布,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已于2021年4月20日批准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用于治疗对对糖皮质激素或免疫调节剂(例如硫唑嘌呤、6-巯基嘌呤、甲氨蝶呤)应答不足的6岁及以上的中重度活动性克罗恩病的患儿减轻症状和体征,诱导和维持临床缓解。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是目前中国大陆唯一获批的、可全程通过预填充式注射装置皮下注射治疗该疾病的全人源TNFα单克隆抗体,为患者提供了一个新的治疗选择。这是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在华获批的第八个适应症,也是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在儿科领域获批的第三个适应症。

克罗恩病是一种累及肠道全层的慢性炎症性疾病,该病的慢性病程、迁延不愈以及易复发,又可合并肠外表现,并发症(如狭窄、瘘管或脓肿)可致手术等特性极大地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对于儿童患者而言,由于慢性腹泻、食欲减退及慢性消耗导致的营养障碍会严重影响其的正常生长和青春期发育,表现为严重的发育迟缓,给患儿及其家庭带来重大的治疗、经济和心理负担。儿童克罗恩的传统治疗,包括使用全肠内营养和皮质类固醇诱导缓解以及使用免疫调节剂进行持续药物治疗[1],但仍有部分患儿对传统治疗无应答甚至会因治疗加重生长障碍[2]、[3],临床亟需更有效的诱导和维持缓解的疗法和药物。

作为儿童用药且具有明显临床优势,此次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儿童克罗恩病适应症的申请获得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减免中国注册临床试验资格。其获批是基于两项评估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治疗ped CD的疗效和安全性的关键性全球随机双盲3期临床研究IMAgINE1和其开放性拓展研究IMAgINE2。IMAgINE1研究显示,阿达木单抗开放性诱导治疗后(剂量:≥40kg的受试者为160/80mg,<40kg的受试者为80/40mg),双盲维持剂量方案(低剂量10
mg,BW<40kg,或20mg,BW≥40kg;标准剂量20mg,BW<40kg,或40 mg,BW≥40kg)可有效诱导和维持中重度CD的6至17岁儿童受试者的临床缓解至第52周。IMAgINE2研究纳入成功完成为期52周的IMAgINE1研究受试者(包含部分既往英夫利西单抗暴露患者),长达240周的阿达木单抗治疗维持稳定的临床缓解和应答率[4]。IMAgINE2 研究中,既往IFX 暴露并不影响受试者的临床缓解和应答率。两项研究期间均未观察到新的安全性信号[5]、[6]。

艾伯维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欧思朗表示:“得益于中国加速儿童创新药物审评审批的支持性政策的有效实施,修美乐®第三个儿童适应症—儿童克罗恩病适应症快速获批,有望为中国患儿及其家庭带来更优质、更便捷的治疗体验。作为免疫学领域的领导者,艾伯维不断努力兑现‘在华引入更多修美乐®适应症,提升患者特别是儿童患者的体验’的承诺;同时,我们也正在积极推进该领域更多的创新疗法在中国落地,期待能满足不同患者的治疗需求。”

2006年,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儿童克罗恩病适应症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孤儿药”认定[7]。目前,国际上已有包括美国和欧盟在内的86个国家和地区批准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用于儿童克罗恩病患者。

###

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用于治疗儿童克罗恩病的关键临床研究[8]

一项多中心、随机、双盲临床试验中,根据体重(<40 kg或≥ 40 kg)调整给药剂量,对192例、年龄6至17岁(包括6岁和17岁)中重度儿童克罗恩病(定义为儿童克罗恩病活动指数(PCDAI)评分> 30)受试者进行本品诱导和维持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评价。受试者必须是经传统治疗(包括糖皮质激素和/或免疫调节剂)失败的克罗恩病患者,也可以既往英夫利西单抗无应答或不耐受。

所有受试者接受开放性诱导治疗,给药剂量基于其基线体重:对体重≥ 40kg的受试者,第0周给药剂量为160mg,第2周给药剂量为80 mg;对体重< 40 kg的受试者,给药剂量分别为80 mg和40 mg。

疗效结果

该研究的主要终点为第26周临床缓解(定义为PCDAI评分≤ 10)。

临床缓解和临床应答率详见表18,临床应答定义为PCDAI评分较基线下降至少15分。停用糖皮质激素或免疫调节剂的比率详见表19。

a p值是标准剂量组和低剂量组比较。

b 如果受试者满足临床应答标准,仅在第26周或之后根据研究者判断停用免疫抑制治疗。

c 定义为所有在基线时存在引流的瘘管在基线后至少2次连续随访时均闭合。

两个治疗组中均观察到从基线至第26周和52周体重指数和身高速度具有统计学意义地增长(改善)。

两个治疗组中也观察到生命质量参数(包括IMPACT III)与基线相比具有统计学和临床上的显著改善。

儿童CD研究中的100例患者(n = 100)继续参加开放性长期扩展研究。经过5年的阿达木单抗治疗后,50例继续留在研究的患者中,根据PCDAI,74.0 %(37/50)的患者持续临床缓解,92.0 %(46/50)持续临床应答。

关于儿童克罗恩病

克罗恩病(CD)是一种慢性、衰竭性的炎症性疾病,大约25%-30%的克罗恩病患者在20岁之前确诊[9]。国际上,儿童克罗恩病的报告发病率从0.1例/10万人到13.9例/10万人不等[2],近几十年来发病率呈上升趋势5、[11]、[12]。生长迟缓和青春期发育迟缓在儿童克罗恩病患者中很常见[13],[14]、[15]、[16]。儿童克罗恩病的治疗目标是诱导并维持临床缓解,额外的治疗目标是恢复和/或保持患儿正常生长和青春期发育9、11。临床上,一般的治疗的方法包括皮质类固醇和免疫调节剂[9],但是,仍有部分患儿对传统疗法无应答[18]、[19]、[20]、[21]、[22]。因此,临床亟需更有效的诱导和维持治疗的药物。随着肿瘤坏死因子(TNF)拮抗剂的引入,儿童克罗恩病的可用治疗方案显著改善。

关于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

人类多种免疫介导疾病的炎症过量均与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 相关。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可以选择性地与TNF-α分子结合,从而减少过量的TNF-α导致的炎症损伤,治疗多种免疫介导性疾病。

自2003年上市以来,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已帮助了全球众多免疫疾病患者。目前,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在全球获得批准的适应症已达到19个。

在中国,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于2010年上市,目前已获批8个适应症:2010年获批类风湿关节炎适应症;2013年获批强直性脊柱炎适应症;2017年获批中重度斑块状银屑病适应症;2018年,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将成人银屑病适用人群变更为“需要进行系统治疗的成年中重度慢性斑块状银屑病患者”,由临床二线系统治疗用药变更为临床一线系统治疗用药,同时亦批准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在中国说明书中增加银屑甲临床试验的研究结果;2019年获批多关节型幼年特发性关节炎适应症;2020年获批成人中至重度活动性克罗恩病、非感染性中间、后、全葡萄膜炎和儿童斑块状银屑病适应症;2021年获批6岁及以上的中重度活动性儿童克罗恩病适应症。

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在中国获批的给药方式有两种:预填充式注射器和预填充式注射笔*(“修美乐笔”)。对于那些治疗医师认为适当,并能在必要时进行医疗随访的患者,在患者或其家属接受了正确注射技术培训后, 可以自行注射给药。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目前在中国市场供应的规格包括无柠檬酸盐配方40mg/0.4ml规格和专为轻体重儿童设计的无柠檬酸盐20mg/0.2ml规格。

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已被列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20年)》,可覆盖的适应症包括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和中重度斑块状银屑病。

*:20mg/0.2ml剂型尚无“修美乐笔”

关于艾伯维

艾伯维的使命是发现和提供创新药物,解决复杂且棘手的疾病难题和未来的医学挑战。我们不懈努力,凭借在多个关键治疗领域的科研创新为人们的生活带来深远影响,包括免疫学、肿瘤学、神经科学、眼科学、病毒学、女性健康、胃肠病学,以及艾尔建美学产品组合中的产品和服务。更多关于艾伯维的信息,请访问www.abbvie.com。

艾伯维在中国的总部位于上海,专注于在免疫学、肿瘤学、病毒学、眼科学、麻醉学、肾脏病学、神经科学和美学等领域为人们发展和提供创新的医疗方案。

如欲了解更多关于艾伯维在中国的信息,请浏览艾伯维中文官网www.abbvie.com.cn。

前瞻性陈述

这些新闻稿中的某些陈述可能为用于1995年私人证券诉讼改革法案的前瞻性陈述。“相信”、“期望”、“预期”、“预测”和类似表达均为前瞻性陈述的标志。艾伯维警告这些前瞻性陈述受制于风险与不确定性,且这些风险与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实际结果与前瞻性陈述的预期表述严重不符。此类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包括但不限于,知识产权的挑战,与其他产品的竞争,研发过程中的内在困难,不利的诉讼或政府措施以及适用于我们行业的法律和法规修订。

可能影响艾伯维的经济、竞争、政府、技术和其他因素的额外信息,请参阅艾伯维2013年表格10-K年度报告第1A项“风险因素”和艾伯维2014年第二季度表格10-Q季度报告第二部分第1A项“风险因素”,上述两份文件已提交至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除法律规定外,艾伯维没有任何义务,因后续事件或发展公布对前瞻性陈述的任何修改。

###

 

[1] Sauer CG, Kugathasan S.Pediatric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highlighting pediatric differences in IBD. Med Clin North Am. 2010;94:35–52.

[2]Markowitz J, Grancher K, Rosa J, et al. Growth failure in pediatric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J Pediatr Gastroenterol Nutr. 1993;16:373–380.

[3] Issenman RM. Bone mineral metabolism in pediatric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Inflamm Bowel Dis. 1999;5:192–199.

[4] Heuschkel R, Salvestrini C, Beattie RM, et al.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growth failure in childhood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Inflamm Bowel Dis. 2008;14:839–849.

[5] JEFFREY S. HYAMS et al. GASTROENTEROLOGY 2012;143:365–374

[6] William A. Faubion et al. Inflamm Bowel Dis Volume 23, Number 3, March 2017

[7] FDA Search Orphan Drug Designations and Approvals

[8]产品说明书

[9] Kelsen J, Baldassano RN.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the difference between children and adults. Inflamm Bowel Dis 2008; 14(Suppl 2):S9 –S11.

[10] Benchimol EI, Fortinsky KJ, Gozdyra P, et al. Epidemiology of pediatric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trends. Inflamm Bowel Dis 2011;17:423– 439.

[11] Sauer CG, Kugathasan S. Pediatric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highlighting pediatric differences in IBD. Gastroenterol Clin North Am 2009;38:611– 628.

[12] Griffiths AM. Specificities of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in childhood. Best Pract Res Clin Gastroenterol 2004;18:509 –523.

[13] 艾伯维中国官网:艾伯维产品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在华获批用于治疗成人中重度活动性克罗恩病。

[14] Ballinger AB, Savage MO, Sanderson IR. Delayed puberty associated 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Pediatr Res 2003;53:205– 210.

[15] Griffiths AM, Nguyen P, Smith C, et al. Growth and clinical course of children with Crohn’s disease. Gut 1993;34:939 –943.

[16] Kanof ME, Lake AM, Bayless TM. Decreased height velocity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before the diagnosis of Crohn’s disease. Gastroenterology 1988;95:1523–1527.

[17]   Sauer CG, Kugathasan S. Pediatric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highlighting pediatric
differences in IBD. Med Clin North Am. 2010;94:35–52

[18] Kandiel A, Fraser AG, Korelitz BI, et al. Increased risk of lymphoma among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patients treated with azathioprine and 6-mercaptopurine. Gut. 2005;54:1121–1125.

[19] Askling J, Brandt L, Lapidus A, et al. Risk of haematopoietic cancer in patients 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Gut. 2005;54:617–622.

[20] Ashworth LA, Billett A, Mitchell P, et al. Lymphoma risk in children and young adults 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analysis of a large singlecenter cohort. Inflamm Bowel Dis. 2012;18:838–843.

[21] Lichtenstein GR, Rutgeerts P, Sandborn WJ, et al. A pooled analysis of infections, malignancy, and mortality in infliximab- and immunomodulatortreated adult patients 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Am J Gastroenterol. 2012;107:1051–1063.

[22] Peyrin-Biroulet L, Khosrotehrani K, Carrat F, et al. Increased risk for nonmelanoma skin cancers
in patients who receive thiopurines for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Gastroenterology. 2011;141:1621–1628.